有一条湘江从城市中央穿过

2020-06-14 07:04

正如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关心洲岛的人来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幅属于自己的洲岛未来蓝图。

泛亚环境(国际)有限公司在概念规划方案中对洲岛利用条件进行了分析:在洲岛水源保护方面,7个洲岛位于一级水源保护区,4个洲岛位于二级水源保护区,2个洲岛位于三级水源保护地,其余2个洲岛部分位于一、二、三级水源保护区。

湘江洲岛与城市中其他土地最大的不同在于其与水的关系更加亲密,这注定了洲岛规划必须要下大力气处理好防洪、水资源保护等一系列与水有关的问题。两条底线不可逾越——保护饮用水源、不影响行洪,这是贯穿湘江洲岛规划的基本原则。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除了橘子洲、月亮岛等几个出名点的洲之外,大部分的洲并不常被人提起,甚至很多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都不知道湘江长沙段的洲岛有15个之多。

湘江洲岛“藏在深闺”多年,为何在此刻走上舞台中央,成为被关注的焦点?

然而,目前湘江洲岛缺乏相应的专项规划,资源管理比较无序、水土流失、生态安全等问题不容回避,湘江洲岛生态环境缺乏合理的规划和保护,减弱了其作为生物栖息地和生物迁徙跳板的作用。通过概念性规划,对洲岛资源进行全面梳理,发现问题,寻找对策,引起各方面的关注与重视,对于洲岛以及整个湘江的生态环境保护都大有裨益。

泛亚环境(国际)有限公司在概念规划方案中对洲岛利用条件有这样的分析:在湘江长沙段29.7米常水位条件下,浏阳洲全被淹没,龙洲几乎全被淹没;在5年一遇水位条件下,浏阳洲、龙洲、蔡家洲、冯家洲、香炉洲、柳叶洲全被淹没,柏家洲几乎被淹没;在10年和20年一遇水位条件下,浏阳洲、龙洲、蔡家洲、冯家洲、香炉洲、柳叶洲、柏家洲全被淹没;其余洲岛受水位影响较小,汛期部分淹没,仍有一定面积可用地;甄皮洲、洪洲位于航电枢纽下游,不受蓄水水位影响。

令人欣喜的是,兴马洲在环保方面作出了不错的示范。漫步兴马洲,家家户户都修建了一个垃圾池,屋门前放置了垃圾桶,一路上基本看不到垃圾。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通过探访发现,兴马洲上每户居民的墙上都挂着“兴马村垃圾分类指导”的宣传牌,牌上清晰注明了焚烧垃圾、沤肥垃圾、可回收垃圾、填埋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的内容和处理方法。

黄卫东:天然的水中洲岛就像城市的“肺”,在涵养水源、调节气候、保护生物多样性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国家乃至全球都在致力于推动生态文明的大背景下,城市中的水中洲岛更是非常宝贵的资源。就长沙而言,有一条湘江从城市中央穿过,江上有15座呈现原生态风貌的洲岛,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比较少见,非常难得。长沙拥有“山水洲城”的天然格局,湘江洲岛是非常重要的战略性资源,也是长沙未来发展中显著的文明特征。

“洲岛是河道的稳定器,造就了河流的大小、跨度和弯直。”市水务局负责人介绍,湘江长沙段的15座洲岛均为河道管理范围内的行洪通道,在洲岛规划中,应尽量维持其原生态,保持其作为公共空间的属性,做到“洲不改性、土不外运、堤不加高”,具体包括洲岛的形状、尺寸、高程基本维持不变,以保持合适、两岸岸线及主航道的稳定;洲岛的岸线基本维持现有的位置和形状不变,不作类似两岸防洪堤设防,不提高现有洲岛的防洪标准;洲面基本维持现有形态,不降低河段的泄洪能力,不进行大范围抬填,不建设大体量阻水构筑物等。

“湘江是长沙主要的饮用水源,对湘江洲岛进行规划设计时,首先要考虑保护饮用水源。”在湘江洲岛概念性规划的审查会上,环保部门的专家多次向设计单位反复强调“饮用水源保护”这条环保底线,洲岛规划应按照生态优先原则,在切实保护好饮用水源的前提下,统筹发展、持续发展。

“一路上,金腰燕时不时从头顶飞过,灰喜鹊挥动着美丽的翅膀,八哥抖一抖头上的冠羽震动着翅膀飞离菜地,一行白鹭掠过水面向远处飞去……没有多少人为痕迹的柳叶洲现在的主人还是这些可爱的鸟儿们和美丽的植物们。”这是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洲岛探访微博上的一段话,生动地描述了柳叶洲尚存的原生态美景。该联合会湿地项目负责人罗莎介绍,洲岛是一种天然湿地,是动植物栖息、物种繁衍的场所,也是沉淀、排除、吸收和降解有毒物质的生态系统,被誉为“地球之肾”。“通过人工处理将洲岛变成公园,其观赏游玩的功能也许增加了,却有可能丧失了其作为天然湿地的很大一部分功能。”

在湘江洲岛概念性规划征集公告中,长沙市城乡规划局对项目背景进行了这样的说明:随着新一轮长沙城市总体规划修订工作的完成,新的总规确定了将湘江作为未来城市空间增长、功能集聚、城市形象等发展主轴;与此同时,湘江长沙综合枢纽即将建成蓄水,湘江长沙段常水位将由过去的26米提升至29.7米,长沙由过去的滨江城市正式向跨江亲水城市转变,“山水洲城”的城市格局将更加凸显。洲岛资源作为长沙重要的生态资源和景观资源,对于建设秀美幸福城市、提升城市品质具有重要的意义。

黄卫东:保护的意识和态度,这是最重要的。首先要真正意识到洲岛对人、对城市的重要性,发自内心地尊重自然,才会有正确的保护态度和方式。别急着把“开发”两个字放进洲岛,至少在最近二三十年内都应该对洲岛进行保护和生态修复。如果每一个人都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洲岛,形成共识,洲岛、城市、人的生活品质,在未来都会更美好。

长沙得名于沙洲,洲造就了长沙“山水洲城”的城市格局:岳麓为屏,湘江为带,洲浮江心,城郭错落其间。洲岛见证了长沙城市的变迁与发展,是湘江历史长河中长沙城走下的斑斑印记。

在环保人士眼中,尽量尊重洲岛的原生态是洲岛规划中需要关注的问题。

无论是长久的形态衍变,还是今天的景观联系、水源保护等,湘江与洲岛都一脉相承。长沙加速推进沿江建设、跨江发展,湘江由过去城市发展的背景一跃成为城市发展的主轴,与之不可分割的洲岛也必然更受关注,开始转变角色。

黄卫东:要充分研究湘江洲岛的生态基底,尊重自然规律;高度重视湘江长沙综合枢纽蓄水带来的变化,要做水动力研究,以科学为依据进行规划,才能达到保护洲岛的效果。

黄卫东:如果理想化一点,我更希望让洲岛一直静静地待着,不去打扰它们。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环境的变化,比如湘江长沙综合枢纽建成蓄水后势必对库区内的洲岛产生影响,通过合理规划、科学合理地干预,使洲岛能够得到有效保护,保持原生态,这种规划当然是可行的。最大限度尊重亿万年来自然形成的生态环境,这是洲岛规划中应该遵循的基本准则。

“在长沙土生土长了30多年,真的没想到湘江还有十多座洲岛。”作为一名长沙“土著”,市民周安觉得有些惭愧。7月26日,周安带着五岁的小女儿沿江而行,探访久违的洲岛,结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很多洲岛都没有陆路可达,月亮岛门口已经竖起了保护工程的蓝色牌楼,不许人进入;蔡家洲在施工湘江长沙综合枢纽;巴溪洲也在施工。“如果这些洲岛修成公园,长沙人除了去橘子洲也可以多几个选择了。”

罗莎和志愿者伙伴们通过调查,记录在册的洲上植物种类近100种、鸟类10余种,但是以加拿大杨树为代表的外来物种占据了不少洲岛的空间,影响了原生态乡土植物的生长,破坏了洲岛的植物多样性。环保人士建议,这样的江心洲保护成本特别低,只需要将速生杨砍倒,种点其他非速生树木,以保持物种的良性竞争、丰富物种的多样性。